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浪侠杜洛传奇之暗杀激情】(02)【作者:FirstWarrior】
 字数:63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回:不羁的德国少女
 
  巴厘岛是一个热带岛屿,所以一大早就已是阳光普照,太阳是名符其实的照 在杜洛赤裸裸的屁股上。
 
  昨晚是疯狂的一晚,既然克莉丝汀要求狠狠地屌她,杜洛就义不容辞的使出 了浑身解数,以各种各样的姿势给予她性爱的欢愉。
 
  开始时杜洛还担心克莉丝汀的叫床声会打扰其他小别墅的住客。
 
  到了后来,他屌到兴起,根本就顾不得其他闲杂人等了,就由得克莉丝汀放 声大喊大叫。
 
  幸好小别墅用了顶级的床,在两人如此激烈运动情况下,也是发出了一丁点 抗议声而已,不至于大煞风景。
 
  两人一发不可收拾,从床上激战到卫生间,直到克莉丝汀泄了两次身,杜洛 才把一股浓烈的精液射在她肚皮上。
 
  两人把收藏了多日的欲望都排放后就睡大觉了,克莉丝汀犹如一只温纯的小 猫咪般的依偎在杜洛怀里,一起相拥入眠。
 
  经过了一天舟车劳顿,再加上做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杜洛这铁人也累了, 心想总算可以睡个懒觉了,没想到天未亮就感到有人在吸吮着自己大屌,把他弄 醒了。
 
  房间里面除了杜洛之外就只有克莉丝汀这个狮城美女了。
 
  杜洛微微睁开眼睛一看,趴在自己双腿之间的人果然就是她。
 
  克莉丝汀略带羞涩的说,「Sorry,把你吵醒了。我一会就要上班了, 所以……」
 
  杜洛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在离去前再来一炮。
 
  克莉丝汀嫣然一笑说,「我真的太久没有品嚐这玩意了!」
 
  杜洛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实话实说,他对于克莉丝汀唤醒自己的手段并不抗拒,所以就由得她继续吸 吮自己大屌。
 
  杜洛原本在清晨就会有晨勃,再加上克莉丝汀的口技,大屌很快就重振雄风, 把那狮城女孩乐得眉开眼笑。
 
  克莉丝汀一看见杜洛勃起了就爬到他身上,自把自为的把龟头往自己体内插。 
  杜洛又再进入了一个炽热的天堂,只是这一次不需要他动,急不及待的克莉 丝汀已经犹如骑马般的在他身上奔驰起来。
 
  她双手手掌紧贴着杜洛胸膛,小蛮腰不停的扭动着,尽力的向杜洛索取极乐。 
  杜洛这傢伙对于美女们的需求一向都是有求必应,大屌担任了一个定海神针 的作用,不管克莉丝汀如何放浪,那巨物依然屹立不倒。
 
  克莉丝汀在杜洛身上奔驰了大约五分钟后就气喘吁吁的趴在他胸膛上。 
  房间里面虽然一直都开着空调,但伊人依然香汗淋漓,湿淋淋的娇躯贴在杜 洛身上更是挑起了他的情欲。
 
  「动不了啦?」
 
  杜洛一半挑衅一半调笑的问。
 
  克莉丝汀娇嗔说,「你这人……也不动一下……」
 
  「好的,我这就动起来!」
 
  既然美人开口了,杜洛义不容辞,马上动了起来。
 
  他紧紧抱着克莉丝汀,虎腰一挺,大开大合的抽插着她。
 
  他有心要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勐烈的力度把克莉丝汀带上高潮,所以一出击就 势如勐虎,两人肉体相碰时的啪啪声一下子就响彻云霄。
 
  克莉丝汀没想到杜洛竟然如此勇勐,一时之间高潮迭起,快感一波又一波的 冲击她全身,使她不由自主的狂喊,「Ohmygod!Thisisgrea t!Fuckme!Fuckmegood!」
 
  她本身在新加坡惯用的语言是英语,再加上她是在西方国家受教育,被屌到 欲仙欲死时就自然而然的用英语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了。
 
  杜洛这人最喜欢听见美女在高潮时发出来自内心的呼声,他一直认为那是世 界上最动听的乐章。
 
  克莉丝汀叫得如此入神如此动听,他当然想要一听再听了。
 
  于是他一个勐虎翻身,把伊人压在胯下,先是重重的插了她几下,然后再把 她的右腿高举过头。
 
  克莉丝汀这个姿势使她能够容纳更加多,杜洛也因此更加深入浅出,每一次 深深地插入时她都报以一声娇喘,使杜洛欲罢不能,越插越是起劲。
 
  杜洛多插了十多下后克莉丝汀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娇呼,同时全身绷紧, 把杜洛抱得紧紧的,令他差点透不过气来。
 
  她浑身颤抖,小穴不停的抽搐,明显是到了最后关头了。
 
  杜洛被她小穴勒得一阵阵销魂,但是负责任的他依然继续抽插,尽他所能把 她送她终点站。
 
  「啊……我来了……」
 
  克莉丝汀又再狂呼了一轮后就泄身了。
 
  既然已经把克莉丝汀送上高潮了,杜洛也不再保留,狠狠地多插了几下后就 射了,熔岩般炽热的浓精一股脑儿的喷入克莉丝汀小穴里,在她刚刚高潮平复时 再次把她推上了另一个高潮。
 
  高潮后的克莉丝汀不停的喘着气,直到大约几分钟后才恢复正常。
 
  她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急急忙忙的从床上爬起来。
 
  杜洛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斜着头欣赏着克莉丝汀穿衣的美态,「宝贝儿,怎 么啦?」
 
  「我到时间上班了!」
 
  克莉丝汀很快就把她那行政人员的套装穿上,把凌乱的头发整理一下后就穿 上高跟鞋,准备上班去了。
 
  她推门离去之前回头向杜洛甜甜一笑说,「我下了班再联系你,ok?」 
  杜洛当然报以微笑,「Ok!」
 
  克莉丝汀离去后杜洛再次蒙头大睡,直到阳光照到他光熘熘的屁股上才醒过 来。
 
  他稍微梳洗一下后就走到在另一栋建筑物里的厨房兼饭厅。
 
  度假村的厨师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早饭,他走进去就立马开动,狼吞虎嚥的把 一份印尼炒麵,两粒鸡蛋,一杯牛奶都吃到一点不剩。
 
  杜洛也是个负责任的人,他满足了性欲与食欲后就开始想到工作了。
 
  他打开平板电脑,启动了一个应用程序,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大厅的画面。 
  原来熏子在杜洛还没到达之前就已经做了安排,重金收买了度假村的一个员 工,把微型摄像头安装在宫野次郎所住的小别墅里面,此刻杜洛就是在偷窥他此 行暗杀目标的一举一动。
 
  宫野次郎是个高大英俊,相貌堂堂的日本人。
 
  从外貌上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个人口贩子,只有他狭小眼睛偶尔射出的一丝邪 气才透露了一丁点他的黑道背景。
 
  他并非独自一人来巴厘岛,此时陪同着他的还有两个大汉。
 
  杜洛检查一下资料,「枫木三十二,据说此人曾经一人力敌三十二人,虽然 遍体鳞伤但依然成功把对方老大一拳击毙。他也因此一战成名,江湖中人连他本 名都忘记了,就叫他枫木三十二。」
 
  杜洛看了看这个枫木三十二,只见此人年纪不到三十,长得斯斯文文的,只 是从头部以下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人,一身结实的肌肉几乎要把他身上的衣服挤爆, 外露在他短袖衬衫外面的手臂青筋勃起,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傢伙。 
  另外一人留着一头长发,样子原本长得不错的,可惜却被嘴唇边的一道刀疤 破坏了。
 
  这人五短身材,但肌肉扎实,而且满脸杀气,明显不是善男信女。
 
  「菊丸虎,性格暴烈,曾经因为自己老大无意中出言不逊,伤害了他的自尊 心而错手一拳打死人。他因此被自己社团追杀,走投无路,是宫野次郎救了他, 把他偷渡到国外去。从此之后,他再也无法回去日本,就在日本境外为宫野处理 事情。宫野每次与国外客户会面,他也是必然的保镖。由于宫野有恩于他,所以 他对宫野好像一只狗那样忠心耿耿。若是有人敢动宫野一根汗毛,他肯定会和那 人拚命。」
 
  杜洛吹了吹口哨,「看来都是硬手。想要绕过他们把宫野干掉并不容易啊!」 
  他这人一向都是遇强越强,从不畏惧实力雄厚的对手,反而只会觉得这样的 对手有挑战性。
 
  此时那个脾气暴躁的菊丸虎正在坐立不安,在大厅里不停的走来走去。 
  他忽然停下脚步,转身以日语向宫野说,「大哥,那些中东佬是否有诚意和 我们做生意?明明说好了今天见面,怎么他们突然之间就把日期改为明天啊?他 们这样做,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坐在沙发上的宫野次郎慢条斯理的抽了一口烟才回答,「我们是求财,不是 求气。中东佬确实难服侍,可是他们有的是钱啊!只要他们付的钱比别人多,他 们要我们等就等吧!」
 
  枫木三十二也开腔了,「大哥,其实我也有点奇怪。现在已经是网络时代了, 我们和中东佬来个视频会议不就行了吗?何必要面对面谈生意呢?」
 
  宫野次郎缓缓的说,「那些中东佬富可敌国,拥有自己的私人飞机,在全世 界乱飞。他们当然可以和我们视频会议,其实他们只是趁机找个藉口来巴厘岛游 玩而已。」
 
  菊丸虎又不明白了,「既然如此,怎么又会迟到一天呢?」
 
  宫野次郎回答说,「刚才电话中阿哈默德是这样说的,他们在香港玩的很开 心,所以在那边多留一天。他们都是二世祖,一玩就玩得昏天暗地的。迟到原因 就是那么简单。」
 
  菊丸虎依然有点不忿,「他们倒是玩得开心的,我们就浪费了一天!」 
  枫木三十二插嘴说,「既然有时间,我们不如到一些景点玩玩!」
 
  宫野次郎呵呵一笑,「可以啊!」
 
  他随手拿起放在房间里面的一本旅游景点攻略,翻了翻后说,「我们就去乌 鲁瓦图吧!」
 
  杜洛晓得乌鲁瓦图(Uluwatu)是当地一个名胜,又名情人崖,站在 崖头往下望可以看见波涛汹涌的巨浪,气势非常磅礴,是游巴厘岛必到之处。 
  他喃喃自语,「你们去乌鲁瓦图,那我也随着你们去凑热闹了……」
 
  就在此时,一声门铃响起,看来是有人到访。
 
  杜洛心想难道是度假村负责打扫卫生的人过来了?他随手穿了一条短裤就走 去把开门。
 
  门一开,他就有了意料之外的惊喜。
 
  原来俏生生的站在门外的竟然是昨晚那个德国美少女。
 
  那少女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牛仔衬衫,加上一条陪衬的牛仔短裤和一张素脸。 
  她穿得虽然简朴,但她那靓丽的脸孔和动人心弦的青春在晨曦的照耀下依然 光芒四射。
 
  杜洛看着她外露在牛仔短裤的大长腿,不禁困难的吞了吞口水。
 
  一般的西方女孩子都是只适于远望,不可以近视,因为很多人的皮肤比东方 人粗糙。
 
  可是那少女却是例外,一身皮肤光滑细嫩。
 
  她那牛仔衬衣最上面的两粒钮釦特意没有扣上,露出一片滑嫩的古铜色肌肤, 使杜洛情不自禁的渴望想要看得更加多。
 
  那少女一看见杜洛就笑容满面,「你好!」
 
  杜洛在向她报以微笑的同时也往她投以一个询问的表情。
 
  那少女伸出手自我介绍,「我叫妮可Nicole,谢谢你昨晚出手相助。」 
  美女伸出手,杜洛当然急不及待的也伸手与她握手,「我是杜洛,你可以叫 我杜洛或许是阿洛。你怎么晓得我住在这里的啊?」
 
  妮可微微一笑,「昨天晚上我看你往这个方向走,今天早上起来就一家一家 的找。我向这里酒店度假村前台描述一下你的长相,找了三家后总算把你找到了。」
 
  杜洛听见这个德国小美女竟然不惜劳苦的寻找自己,不由受宠若惊,一个得 意忘形的笑容不知不觉的出现在他脸上。
 
  幸好他虽然是飘飘然,但还不至于失去了理智,还想到了一个重点,「你… …你那个男朋友呢?他没有和你一起吗?」
 
  妮可撇了撇嘴,「他根本就不是我的男朋友!我是昨天才认识他的。我一个 人在沙滩上冲浪,他就过来搭讪,邀请我和他一起吃晚饭。没想到他虚有其表, 中看不中用!昨晚若不是你出手,恐怕连我也会遭殃了!」
 
  杜洛一听到那个大卫并非她的男朋友时就立马感到前途一片光明。
 
  他赶紧把门完完全全打开,向妮可作出一个邀请的姿势,「昨晚只是举手之 劳而已,真的不需要客气了!我们不要一直站在这里了,进来再聊吧!」 
  妮可落落大方的走入杜洛那小别墅。
 
  当她看见了里面那私人泳池时不由停了停,「你这里环境不错啊!还有专属 的游泳池。」
 
  杜洛随口问,「你住在哪里呢?那边没有游泳池吗?」
 
  妮可微笑说,「我只是住在一家小酒店。那边有公用游泳池,没有你这里的 私人游泳池方便。」
 
  杜洛又问,「你一个人过来巴厘岛游玩吗?」
 
  妮可点点头,「我是趁着大学暑假,就来东南亚几个国家玩玩。我是穷游, 住不起你这种别墅。」
 
  杜洛一半认真一半开玩笑的说,「我一个人也住不了整栋别墅,不如你就搬 过来吧!」
 
  他没想到妮可竟然一口答应,「好的啊!我待会就回去把房间退了!」 
  杜洛真心有点意外,「你不担心我是个坏人吗?」
 
  妮可咯咯一笑,「如果你是个坏人,昨晚就不会救我们了!再说,就算你真 的是个坏人,难道你还能够把我吃掉吗?」
 
  杜洛这个浪子当然听得出妮可的弦外之音,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动手把这个德 国小美女吞下。
 
  可是他才和克莉丝汀激战了两轮,虽然他体力充沛,但一想到还要执行任务 就只好硬生生的把邪念暂时先压住。
 
  他看着眼前的妮可,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可以把工作与享乐合并的主意。 
  「你来了巴厘岛多少天啦?」
 
  妮可回答说,「我是前天才到的。怎么啦?」
 
  杜洛说,「既然如此,你应该有很多景点还没去。我是昨天才到的,根本就 还没开始玩。不如我们今天去乌鲁瓦图熘躂熘躂吧!」
 
  他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既然他需要去乌鲁瓦图寻找暗杀宫野次郎的机会, 那带着妮可一来可以利用她掩护他的身份,二来有美同游,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 何乐而不为呢?妮可开心的回复说,「太好了!我也很想去乌鲁瓦图情人崖!我 们这就去吧!」
 
  杜洛获得佳人同意,马上欢天喜地的联系度假村前台租了一辆摩托车。 
  他这人最喜欢刺激,租的当然是一辆马力够大的摩托车了。
 
  等到他开着摩托车回去小别墅时,妮可看了那辆摩托车不禁欢悦的笑了起来, 「HarleyDavidson哈雷戴维森!」
 
  杜洛这傢伙得意洋洋的笑了笑。
 
  一旦妮可坐上去他就一扭油门,那辆哈雷摩托车就绝尘而去。
 
  杜洛所居住的度假村是在巴厘岛的Kuta库塔区,离乌鲁瓦图大概有二十 多公里路程。
 
  巴厘岛虽然是个大岛,但岛上马路大部分都比较狭窄,很多都是双向单车道 而已,所以在这里开车非常不方便,一旦堵车了,任你开的是保时捷法拉利也好, 也只能龟速前进。
 
  摩托车在这种街道上就佔了一个优势,可以在拥挤的车道上越过无数辆轿车 继续往前开。
 
  杜洛的驾驶技术是第一流的,轻而易举的在车与车之间穿过,往往似乎要碰 上轿车车身了,但他随意一摆那哈雷就化险为夷,使得坐在他后面的妮可大呼刺 激。
 
  他们在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终于开出了库塔市区,来到了一条乡间小路。 
  路上的车子少了,杜洛也开得更加快了,把那辆哈雷摩托车的能力尽数发挥 出来。
 
  妮可一直都是从后抱着杜洛腰部,此时忽然把双手往杜洛胸部移,而且整个 人也贴在杜洛虎背上。
 
  正在专心炫技的杜洛突然感到背上一热,妮可结实的乳房已经贴上来了,这 个浪子不由心中一荡。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妮可双手已经伸进他T恤里面,抚摸着他胸膛之馀 还轻轻的捏他乳头。
 
  他虽然晓得妮可这美少女已是自己囊中之物了,但却没想到她会在此刻先下 手为强。
 
  妮可贴着杜洛耳边娇声说,「我喜欢有男子汉气概的人,更加喜欢英雄。昨 天你打架时的样子真的是帅毙了!我很喜欢!」
 
  杜洛马上呵呵大笑说,「昨天那些只是小儿科!比他们厉害千百倍的对手都 一一被我收拾了!」
 
  妮可轻轻的咬着杜洛耳根腻声说,「有人说,打架厉害的男人在床上也是一 样强悍。你……是不是这样的男人呢?」
 
  对于这样的问题,杜洛当然只能点头称是了,「我肯定是属于那种既能打又 能做爱的罕见品种!」
 
  妮可一只手继续捏着杜洛乳头,另一只手就一路往下摸,直到杜洛裤裆上。 
  她玉手就逗留在那位置,一副想摸下去但又犹豫不决的样子,使杜洛整颗心 都悬挂着,随着她的手不上不下的。
 
  她人就继续贴着杜洛,时而咬他耳朵一口,时而柔声诉说,「我这次旅游有 个宏愿,不晓得你能否协助我实现……?」
 
  「能!当然可以啦!什么宏愿?你说嘛!」
 
  正在情迷意乱的杜洛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我不想我的青春留白。所以我想在每一个所到之处都做一件疯狂的事情!」 
  妮可一边说一边把杜洛裤子拉炼拉下来。
 
  「你想做一些什么疯狂的事情啊?」
 
  一想到待会儿妮可玉手就会与自己大屌亲密接触,杜洛立马就兴奋不已,大 屌也逐渐勃起来了。
 
  妮可继续在杜洛耳边说,「我想在每一个国家着名的景点疯狂的做一场惊天 动地的爱!待会到了乌鲁瓦图,我要你在那那儿fuck我!」
 
  杜洛听了妮可这个宏愿不由自主的连连点头,「这个可以,这个可以……」 
  他心想乌鲁瓦图虽然是游人如织,但总归可以找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和这 个放浪的德国美少女fuck一次吧!至于原本的暗杀计划在那一瞬间完完全全 被他暂时抛到脑后了。
 
  「好极了!难得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让我先给你一些福利吧!」 
  妮可一说完,她那只犹豫不决的手就採取行动了。
 
  她伸手进去杜洛裤子里面,把他大屌拉出来,让它也感受一下巴厘岛的阳光 然后再一手抓住那巨物,开始在那乡间小路上为杜洛手交。